我們的匯德

關於部落格

  • 183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天恩師德感應篇<仙佛顯化>

八十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晚上十一點,後學家中來了較多的道親,參加 秋季大典的禮拜,因為有三天連假,雖然儀式已在半個鐘頭內完成,大家 都捨不得太早離去,還坐下閒聊。
憐憫眾生全年無休,致誠相邀主持公道
王姊因直腸癌已開過兩次刀,醫生宣佈癌細胞已擴散,情況很不樂 觀,希望她預作準備。她陸續渡了二十多人,並將功德迴向給她的冤親債 主。雖然病情惡化,但精伸尚好,因無法跪拜,所以後學招呼她到三樓客 廳休息,等後學拜完後才下樓和她聊天。
「人死了會到那去?」王姊已意識到來日不多,特別問了這個問題, 因為她只求個道,幾乎沒有聽什麼道理。後學以憐憫的口吻告訢她:「只 要有求道,都可以帶業往生,功德圓滿者更可歸列仙班。」並舉了趙兄被 三個鬼魂附身,後來家人幫忙渡了一百多人的功德迥向,才漸漸恢復正 常,今年己上到禮儀班了。
後學將趙兄的顯化概略的陳述一篇,而這個話題還沒講完,電話鈴聲 響了,後學親自接聽,正巧是趙兄的大姊打來的,她急促的說:「點傳師 慈悲,那鬼魂又來附身了,我弟弟在佛堂大吵大鬧,不准我們點佛燈,十 一點就來了,已經鬧了一個鐘頭又不肯退竅,剛剛才開口說要請您來主持 公道;所以後學才大膽的打電話給您,真抱歉!」電話中後學道聽到趙兄 大吼大叫的聲音,請趙姊轉述他在叫什麼?「他說請您不用害怕,仙佛會 保護您平安,拜託您慈悲一定要來。我妹婿蔡兄已去接您了,大約半個鐘 頭就會到。」
掛上電話,只見全客廳的人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著後學,後學將電話 中的對話又陳述了一遍,並請大夥先回去休息吧!後學要換個衣服辦事去 了。王姊感嘆的說:「東梅告訴我點傳師非常忙,是﹃ 7-11﹄全年無休, 我還不太相信,今天總算讓我開了眼界和耳界。您十一點以後就把電話拔 起來,就不會像這麼晚了還要去辦這種﹃鬼事﹄,多累啊!」新道親的真 心話,後學還是很感激:「這電話是救命線,不但不能拔掉,後學還準備 再裝乙支呢!
為何找我狐疑滿腹 天命可畏五體投地
送走了所有道親,後學換上唐裝及包鞋,余姊也換上辦事員裝,準備 陪後學前往。心中又震驚又狐疑,這鬼魂是誰啊?趙兄的三個債主不都已 擺平了嗎?難道是羅東博愛醫院那位植物人的魂或是他的債主,因為後學 功虧一簣,而要來指點什麼嗎?要不然怎麼會指名後學,而不請其他的點 傳師去處理?心中正納悶著,蔡兄的車子已到了。上了車,蔡兄說他小舅 子已在佛堂睡著了,鬼魂說要暫時退下,等後學到了他才再來。
進了佛堂,就看到趙兄躺在地上,上半身在佛堂,下半身在客廳,而 且衣著零亂,蓬頭垢面。陳光榮、羅榮忠兩位點傳師已坐在客廳喝茶,道 有林正修等幾位辦事員亦在場。參完駕和二位點傳師並房坐下,趙二姊立 刻去叫趙兄起來:「李點傳師來了,有什麼話趕快起來說個清楚。」只見 趙兄一動也不動的。「點傳師慈悲,他不理我。」趙二姊無奈的退一旁。 「後學自己來吧!」走到他身邊用手拍拍他的房膀,並輕聲的一聲:「趙 兄,後學已經來了,有什麼話起來說個清楚,好替你處理。」他依然呼呼 大睡,後學自言自語,他大概太累睡著了,就讓他睡吧!才轉身要回座 位,就聽到他開口說話了:「那有那麼容易就讓他睡著。」邊說邊爬起 來,一手還指指點點:「怎麼辦的事,事情怎麼辦的,我恨!我恨!」目 光掃射全場,當看到後學在座,立刻趨身向前,向後學行五體投地的大 禮,額頭正巧叩在後學腳尖前約一寸的地方。還好,他認得人,後學不安 的心總算放下了,並以哀憐的口吻告訢他有什麼話,起來說個清楚,又用 右手摸摸他的頭頂安撫他一下。
功德迴向分配不妥 地府受苦喔恨難消
他起身後輕聲細問了一句,可是聲音實在大小了聽不清楚,陳點傳師 請他說大聲些,說清楚一點,大家才聽得懂。一下子他的聲音大得條在打 雷,脾氣暴躁得叫人受不了,還拿起茶几上裝毛巾的小盤子用力摔,嘴裏 還叫著:「我恨!我恨!這些人怎麼辦的事,害我在地府又多待了一 年。」說完用頭去撞黑板,把擺粉筆灰的那塊板子撞貼在黑板上,不但用 前額撞、頭頂、左右兩側惻都撞,還反身跳起來用後腦去撞,後學擔心他會 腦震盪,向前抓住他的手,叫他不許再撞,以免傷了趙兄的身體,他卻回 頭吮牙裂嘴的笑道:「不會死啦!」趙大姊問他是誰,他立刻回答:「邱 宜蔬。」大夥都愣住了,那不就是以前那三個鬼魂之一嗎?趙姊又質問 他:「不是已經渡了一O五個人功德迥向給你們兩人了嗎?你為什麼沒去 轉世?」他才說出原因:上次另一位鬼魂葉少凱來計功德時,共渡了三十 七人迥向,但因未作妥善分配,全給葉某拿走了,害他因此功德不夠而不 能去轉世。
護法顯威攝服頑劣 表文呈奏天恩必准
他愈講愈恨,還追著羅點傳師跑,並作勢要揍人,嘴裡還罵著:「就 是你,就是你,事情沒辦好。」後學跟在他身後大聲斥責:「不可無 禮!」只見他雙手反疊在背後,整個人似被跌倒,身子往前撲,爬在地上 掙扎:「放開我!放開我!」全場的人都意識到,一定是護法神將他押 倒,後學希望他乖乖說話,不可以無禮取鬧才讓他起來。
起身後收斂多了,大夥勸說再渡眾迥向給他,他可憐兮兮的說:「葉 少凱已經轉世一年多了,如今已會走路,而我呢?我還在地府受苦。」說 著雙腳跪地,雙手合十,嘴裏唸著「阿彌陀佛」。「這就是在地府的情 景,所以我才恨,新渡人的功德我不要,只要將原來答應要給我的那些還 給我就行,你們這些點傳師講的話我不再相信了,除了老點傳師還有李點 傳說的話我才相信。」他要求將上次辦道時渡了三十七眾的名單拿出來重 新分配,並要求後學呈表文給上天:「您怎麼說上天都會答應您。」看他 一幅可憐兮兮的模樣,後學心生憐憫:「呈表文給上天可以,但是他已經 來轉世了,如果重新分配,你的功德夠了可以轉世,那葉少凱呢?」「他 就會立刻死。」後學義正詞嚴的告訴他:「這樣不行,為了讓你去轉世, 卻要害死一個小孩,後學不能這樣做。這樣吧!你給他們兩個禮拜的待 間,叫他們渡二十人的功德迥向給你,好嗎?」陳點傳師也幫忙安撫,希 望他原諒大家的疏忽,趙爸爸也答應幫忙渡二十人。只見那鬼魂一臉的無 奈,又不得不接受的表情,身子搖搖晃晃,嘴裏還不知在嘟隆些什麼,點 了點頭又攤在地上了。
一念為善天人同助 累世冤欠一筆勾銷
陳點傳師請辦事員準備好大把香,乾道先謝恩千叩首,才拜了約三百叩,就聽到趙兄嚷著:「怎麼這麼多點傳師來佛堂叩首」謝恩後,大 夥又在客廳聊了幾句,後學告誡趙兄要真修實煉,並儘快在二過內渡人迥 向,趙兄卻不肯,他認為是鬼魂來勒索,後學只好請趙爸爸慈悲了,因為 他己答應成全,還有家屬也答應幫忙渡人。
回到家已是清晨四點,輾轉反側無法入眠,心中惦記著他的恨意,還 有功德迥向怎麼沒作好,鬼魂還說差了一個人的功德,怎麼算都算不攏, 怎麼會少一個?接近中午,打個電話給趙姊,他說:「點傳師慈悲,您們 走後,那鬼魂又來了,他說實際上是差七個人的功德,後學的爸爸答應 他,如果是真的,願意馬上渡十個人給他,他立刻跪下來叩頭,並說要將 一個人的功德迥向給病死在二樓的阿婆,她的魂還守在樓梯角不肯走,好 讓她早日去投胎,並和爸爸討論要渡那些人,他會暗中去幫忙。」
十一月三日,趙家申請辦道,後學因事到台南,特別打電話支待辦事 員,請負責點道的點道師,要將功德迥向說清楚。深夜返家,立刻打電話 給趙姊,她說:「今天共渡了二十八眾,一眾給二樓阿婆,七眾是他欠缺 的數目,另外二十眾就是點傳師要賜給他的,總算功德圓滿。」感謝天恩 師德。
後記
一、葉少凱來討功德,是由林漢章、李娥兩位點傳師出面處理,並答, 應他隔天辦道的迴向給他,葉某就在佛堂外守候。次日負責點道的是謝梅 烘點傳師,他剛從印尼返國,不知詳情,也未作分配與迴向,所以功德全 數被葉某拿走。而羅點傳師外貌與謝點傳師有幾分相似,故被鬼魂邱某誤 認。
二、趙爸爸與鬼魂討論預渡某人時邱某都知道某人已求道,或某人重 覆求道,這樣功德都不算,或某人素行不良,就算渡來了,功德也要扣 減。或許他說的差一個人就是這些一原因吧!有位鄰居開電器行,趙爸爸說 他人品好要去渡他,邱某說他是OO組的人才,你渡不了他,他在OO組 才能發揮,就算被你先渡來了,將來他還是會回OO組去效命。與那組、 與誰結緣,似乎早已註定。萬般皆是緣,誠然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